站点地图

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于涵反思招生乱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于涵反思招生乱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校招生≠抢夺高分考生

核心观点
  招生的指标化陷阱,使得高校招生被高考分数牢牢束缚住,造成不好的导向
  高校招生与人才培养“两张皮”,招生只负责将高分考生揽至麾下,人才培养只能“有什么苗子做什么菜”
  招生组的重要任务不是竞挖高分考生,而是为考生提供从人生规划到专业选择的全方位咨询服务
  在招生的过程中,不仅要将目光盯在各地的“超级中学”,更要关注农村、边远地区、少数民族等考生


          
  随着各地高考分数的陆续公布,一年一度的高考招生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。其间陆续爆出欺骗考生修改志愿,招生组老师为成功录取而“动员”考生多达8次,名牌高校之间为了抢夺优质生源,不惜用各种手段互相倾轧等新闻。
  不少专家评价,种种现象反映出,高校的招生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陷入高校间竞争录取状元数多少、高校间比拼在某一地区录取分数线高低、招生组老师带着完成招录多少名高分考生的任务等指标化陷阱。可见,不少高校在招生录取工作中,眼光局限在能招收到多少高分生源上,没有立足长远,将招生当作一项长期的事业来做。
  7月4日,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于涵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,就这些现象进行反思。
  一问
  高招指标化,有何危害?
  于涵:招生的指标化陷阱,使得高校招生被高考分数牢牢束缚住。这会造成不好的导向。首先体现在两个方面:对于基础教育来说,会形成基础教育唯分数论的不良导向;对于高等教育来说,会因此忽视了人才培养的根本任务。
  还有一个影响不能忽视,招生过程中一些不合适的做法会给考生本人也留下负面的印象,没能给考生上好迈入成年和高等学校的第一课。
  同时,对于社会和广大公众来说,高校的招生录取工作也没能向社会传播良好的成才观和价值观。
  长此以往,这不仅有损高校的形象,而且,也辜负了公众对高等教育的信任。
  二问
  如何理解招生事业观?
  于涵:根据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—2020年)》提出的“有利于科学选拔人才,有利于促进学生健康发展,有利于维护社会公平”的要求,高校应当将招生工作视为一项“承前启后”的育人事业,一项“优势转化”的办学事业,一项“促进公平”的利民事业,而不只是为了挖状元、挖高分考生,为将招生指标做得更加华丽,甚至采用不正当、不道德的手段。
  招生事业观的落实关键在三点:一是因材施招,以招生促进学生成长。传统上高校招生与人才培养往往是“两张皮”,招生工作只是负责将高分考生揽至麾下,不考虑后面的人才培养环节,而人才培养只能“有什么苗子做什么菜”。清华大学在今年的自主招生过程中,设置了学科专业评价环节,首次在10个学科专业试点进行面试,将人才培养前置到招生环节,实现了人才选拔与培养的有机结合,甚至是无缝对接。对这些优秀考生来讲,因为他们有较强的专业潜质,在招生选拔中被敏锐地发现,从而实现了专业选择的“精确制导”,在最有利于发挥自身特长和潜质的专业、院系及老师指导的环境当中,这也会大大增加他们成长为拔尖创新人才的可能性。
  二是打破唯分数论,以多样化的标准多元选才。优秀学生绝不简单等同于考试成绩的优秀,更远非高考高分所能全部涵盖。打破文理招生界限、增加体质测试、实行学科专业面试、改善综合面试等招生举措创新,使一批各具特色、但并非考试高手的优秀学生找到展现自己的舞台。当然,打破唯分数论仅靠高校努力还很不够,社会逐渐破除堆积于教育之上的功利化泡沫、政府管理部门更符合教育规律的制度设计、媒体宣传的密切配合等应当形成合力。
  三是完善招生服务,促进教育公平。很多考生并不太了解各个高校和专业的实际情况,志愿填报往往带有一定的盲目性。高校招生应采取多种方式为考生和家长提供全面、深度的招生咨询服务。招生组的重要任务不是比拼优惠条件竞挖高分考生,而是为考生提供从人生规划到专业选择的全方位、客观、深度的咨询服务。在招生的过程中,不仅仅要将目光盯在各地的“超级中学”,更要关注农村、边远地区、少数民族等考生,为他们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,促进教育公平。